06-13
2021

【人民日報】蔣琛鵬:一個人的堅守

瀏覽:


清晨6:00,蔣琛鵬醒了。

他恍惚了一下,馬上就反應過來自己不是在家里,而是在荔灣區中南街道嶺南V谷科技園的辦公室里。

他起床收拾,周圍沒有人聲,只有夏蟬和小鳥在窗外鳴叫。整一層辦公樓只有他一個人。

這里是廣州工控集團總部所在地。

蔣琛鵬負責整個廣州工控集團信息系統運維,包括集團OA系統、官網、郵件系統、“三重一大”系統等以及IT系統運維工作,這些信息服務直接使用人就有3000人以上,如果系統宕機,至少3000人的線上協同辦公將受到影響。



就在絕大多數人沉浸在香甜的夢鄉之際,5月29日凌晨,廣州工控接到荔灣區政府部門疫情防控緊急通知,要求對嶺南V谷科技園立刻進行封閉管理。

嶺南V谷科技園是荔灣區規模最大的科技產業園區,每天熱熱鬧鬧上班、吃飯、下班的場景,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戛然而止。5月29日凌晨3時,嶺南V谷科技園完成疫情布防、園區隔離工作,原先停放在園區停車場的15輛大巴駛離,全園區即時進入封閉管理狀態。

5月29日一起床,蔣琛鵬就接到了部門領導的電話,告知園區現狀,“園區雖然封閉管理,但是偌大園區,不能荒廢,尤其是那么多人線上協同辦公,集團數據中心機房所有設備必須正常運行,便需要一名IT技術人員留守。”



部門領導略顯為難地征求蔣琛鵬的意見,問他能不能留守在嶺南V谷負責網絡維護。

蔣琛鵬放下電話,馬上和妻子進行了簡短的交流,向她說明了任務的重要性,“她很理解,也非常支持,我便即刻回復,‘沒有問題!’”

蔣琛鵬的女兒就讀的小學已經停課,她在家上網課,妻子在花都工作,于是他決定,將女兒送到花都外婆家。安排妥當后,蔣琛鵬就收拾好行李,當天下午就進駐了V谷園區。

一進入園區,蔣琛鵬的手機就開始響個不停。

疫情防控兵貴神速,嶺南V谷科技園的封閉管理十分突然,不少人周五關機回家,周六就得知園區封閉,頓時手足無措。

“大家有些急用的辦公用品和資料,一層層報批后把需求匯總到我這里,我給他們找,分門別類送到門口崗亭,消毒后讓負責來取東西的人拿走。”

除了取“硬件”,還有人不得已讓蔣琛鵬找到自己的辦公電腦,開機拷貝工作文件給他們發過去。

蔣琛鵬忙得團團轉,在辦公樓里跑上又跑下。

稍微穩定下來后,他又被綁在電腦前了。居家辦公中調試系統的同事的問題接二連三,“要解答疑問,他們搞不定的,就開遠程工具解決,遠程工具也解決不了的,就要找系統廠商,大家拉個小群在線討論……”

另外,每天定時巡查數據中心機房、檢查服務器和網絡等設備是否有異常,也是蔣琛鵬雷打不動的工作內容。

盡管工作繁重,但蔣琛鵬很樂觀,“還好,還好”是他的口頭禪,“同事們很關心我,系統廠商也很體諒很配合,沒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事情”。

為保衛園區資產安全,嶺南V谷科技園還有40余名工控服務的留守安保和后勤團隊駐守,但蔣琛鵬幾乎沒法見到人。

“飯堂有人駐守供餐,但我經常連走開取餐的時間都沒有,一開始只能打電話麻煩安保小張幫我拿個飯,后來問得多了,他就主動幫我把飯菜送到辦公室,特別感謝他。非常時期,食材種類有限,但是飯堂還是盡量給大家準備了三個菜,能吃飽,也能吃好”。

工作量雖是倍數增長,但還扛得住,最不習慣的,是洗漱和休息環境差異,以及從早到晚,從晚到早,都是孤身工作的孤寂。

“洗澡洗衣服要去走去另一幢樓的工會活動室里的浴室,回來大堂,偶爾能遇見巡邏的安保人員,大家聊兩句,這就是我一天下來除了工作以外的社交了。”

睡在辦公室里,閉眼前是辦公室天花板,睜開眼還是辦公室天花板,“想著老婆孩子,晚上要是有空就跟她們視頻。”



6月2日凌晨,白鶴洞街、中南街調整為高風險地區。

蔣琛鵬內心有些緊張,一時慶幸妻女都在花都,一時又想著不知道還要留駐多久。

“但是,看到工作大群里每日都是集團及下屬企業調配人手、物資,協助戰疫的消息在刷屏,我又覺得沒什么好擔心的。同事們都來私聊問候我,讓我也很感動。”蔣琛鵬有不安,但也有篤定。

“我相信一切都會過去,大家這么齊心,但是什么時候能出來,我也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要是工作需要,我會堅守下來,直到疫情風險解除。”蔣琛鵬說。

口頭上夸著飯堂,但說起“出谷”之日有什么愿望時,蔣琛鵬頓時暴露了自己吃貨的“真面目”。

“走出V谷那天,當然是要美美吃一頓老婆做的大餐,我要吃青椒炒肉、酸菜魚……”忍不住開始“點菜”的蔣琛鵬,還是大家眼里最可愛的蔣工。

即將呈現,敬請期待
彩82